主页 > 诗集 >

诗集

NEWS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模范

作者:王晓霞发布时间:2019-01-12 18:15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瑞和轮中 屠岸绘于1937年 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“文画人”全体成员(左起罗雪村、冯秋子、赵蘅、肖再起、孟晓云、绿茶 摄影/许琢 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

 
 

1月3日,一场名为“边写边画——眷念屠岸、高莽先生逝世周年作品展”在中国现代文学馆落下帷幕。这是都城“一群文画人”的第一次集团表态,所谓“文画人”等于又能写又会画的人。

2017年6月的一天,绿茶和肖再起、罗雪村一起去探望91岁的高莽,会餐时就聊出了一个叫“一群文画人”的公家号。2018年2月,“一群文画人”正式上线,他们别离是赵蘅、肖再起、罗雪村、孟晓云、冯秋子、绿茶,他们在平台上分享本身边写边画的快乐。

2018年12月22日,“一群文画人”将本身的画作搜集成展,向已故的屠岸、高莽致敬。本版文字是“文画人”写给画展的,画作则为参展作品。

写在闭幕之后

赵蘅

2018年冬至那天,我们边写边画的第二次展览在文学馆开幕了。

预备会上同伴们推举我代表发言,晓云还说我是劳动楷模,意思是劳模有资格。实不敢当,又以为有许多话想说。

这次展览和2014年的那次大不沟通,那一年我们有六位作家参展,除了没有三零后及更年青的成员,从二零后,四零后,五零后,到六零后,齐全了,按年数排序,我排行老三。

那年的初春透着冷气,在罗雪村的张罗下,我们创立了这个不算社团却胜似画会诗会的“边写边画”。第一次见到屠岸先生,高莽先生,肖再起和冯秋子,说不出的亲切,脸色和那天的阳光一样豁亮。我从五岁涂鸦,到十一岁拜师学画,几进校门,跨度竟有几十年。当时候我就像一只失散的小鸟,找不到和我一样志趣的同伴。曾经验过的惊涛骇浪,击垮了几多同代人的艺术空想,感激心底从未熄灭的火种,一张纸,一支笔,都是我活下去的勇气。此刻终于找到了归宿,我钟爱的写写画画不再孤傲,我有了一个家!

展览在5月如期进行,屠岸先生到会还发了言,他思路和谈吐一样清晰,站着发言精力十足。两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先后展出了从1937年以来的作品,江南乡景 ,母亲,病妻,托翁的墓。个中抗战离乱中画的,干校现场会上画的,尤为贵重。正宗的画风,真情表露,无不证明二总是我们的魂,模范,和顶梁柱。

展后意犹未尽,不谋而合还想晤面。四年来不按期的集会,我老是接受接送屠岸先生的车夫。会晤老是那样的轻松,纯粹,足以荡涤时下的污泥浊水。

最热闹的一次是2017年在农光里高莽先生的家,哪里被称为“老虎洞”,我们给他老人家过九十大寿。别离带来的中西菜肴摆了一大桌,开饭前我们写字画画,谈天。开饭后我们敬酒祝寿,屠岸先生吟颂古诗,每次必到的叶廷芳先生唱德文歌,唱乌苏里江水长又长。平日内疚的雪村喝红了脸,放歌一曲。再起也唱了,文学馆的计蕾还唱了黄梅戏。秋子在挤得满满当当的桌边舞蹈,也能跳得如鱼得水。我在桌边暗暗给老寿星画像,却被他发明,有了第一次也是独一和高莽先生相助的小画。

而这一切,都在2017年的10月和12月戛然而止了。那是一段悲痛的日子,像秋叶落尽,北风凛冽那样难得。

痛别之后迎来了2018年,我们有了新同伴,晓云和绿茶,出格是七零后绿茶的加盟,增添了活力,边写边画又规复到六位吉利数字。2月1日我们建了公号“一群文画人”,隔天更新,至今11个月,宣布了图文并茂百余篇,平均每人原创了20篇文章并配有一批画作,我们都是劳动楷模。

回顾中外文化史,画家写文,作家画画,大有人在。在巴黎雨果故宅里我见过他画的神秘塔楼,梵高致弟弟提奥的信里都有草图记录他井喷般的灵感。布莱克本身为诗集画插图,降生了《天真与履历之歌》。

文字和图画如太阳和月亮,山峦与河道,永远不行支解。我坚信。而我今生竟获此技术,伴我一生,我该多幸福!

这就是我为何能在任何条件下,不惧坚苦,僵持写画,舍不得落下一期推文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英语文化趣闻 版权所有